希鸥网专访Lotus Lee未来戏剧创始人李童:用未来感的戏剧吸引年轻人
发布时间 2019-01-22 22:39 希鸥网 阅读 3746次

原标题:专访Lotus Lee未来戏剧创始人李童:落地制作人制度用未来感的戏剧吸引年轻人 


前言:不管创业环境多么恶劣,有现金流的公司,能自己生产造血的公司,始终是立于不败之地的。——Lotus Lee未来戏剧创始人李童


“酒香也怕巷子深”,如今已是大众传媒时代,任何形式的文化和各种独特的思想要走出去,被别人了解和接受,都必须要运用科学的传播渠道促进与外界的沟通,提高品牌传播和用户理解的有效达成。


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过去被厂牌忽视的舞台剧开始传递较强的商业品牌传播与变现能力。希鸥网认为,这种呈现于舞台的戏剧艺术,最重要的是可以使用户在封闭环境中用较长时间感悟和理解品牌故事。同时,结合戏剧本身的故事情景和角色定位,运用得当,可以放大品牌价值。 

Lotus Lee未来戏剧创始人李童认为,舞台剧消费市场面临老龄化的困境,与年轻消费群体存在巨大的断层,需要以新的内容、新的舞台面貌、新的戏剧理念进行突破。


Lotus Lee未来戏剧(上海莲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 是国内首个以多媒体舞台剧为主要业务方向的制作公司。公司致力于将全球前沿科技应用于舞台演出,实现优质内容的高端视觉转化,为观众创造非凡的现场舞台体验。


公司熟悉国际戏剧市场运作规律,秉持“亚洲内容、 国际表述”的原则,通过整合海内外优势资源,实现中外团队强强联合,打造“IP蓄水池-国际创作包装-优势巡演运营-经典剧目”的一体化商业运作模式,构建完整的、可持续生产经典作品的自孵化机制。


李童(Lotus Lee)本科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戏剧编导专业,2014年获得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传媒学硕士学位,归国后在上海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戏剧品牌:Lotus Lee 未来戏剧,并成为国内首个以打造高科技多媒体舞台剧为主的专业制作和演出公司。

2017年7月,以90后年轻品牌创始人的身份,荣登2017年福布斯中国“30 Under 30”榜单。 近日,希鸥网采访到了莲李文化创始人李童,更多关于莲李文化的信息,请看记者与李童的QA问答:


记者:请您简单地介绍一下莲李文化


李童:我们是一家专门做演出的制作和发行公司,最早是做剧院演出的制作和发行。2015年,我们接了一个大的IP项目《三体》,拿到完整的舞台剧的版权及其商业衍生周边开发权,也正式开始切入多媒体舞台剧制作。


公司现在的创作理念是做未来戏剧,也就是做剧院的数字化演绎的部分。在外留学期间,我参加了许多国际上的艺术节、数字化的论坛,大量西方好的技术和视觉呈现,尤其是舞台视觉呈现的应用,让我有了创业的概念。选择《三体》,就是因为科幻题材和创新技术结合的空间较大,更符合公司的创作理念。《三体》作为公司的头部项目,2019年将推出第二部。在这期间,除了做自主创作的项目,我们还要引进大量海外剧并进行中文化。我们希望通过多媒体和数字化演绎,把海外的项目呈现在国内的剧院,以此树立自己的品牌。


记者:“未来戏剧” 的核心是什么样的概念?公司在同类演出公司中有何独特和优势?


李童:未来戏剧是用未来感的数字化演绎的项目去服务正在成长期的未来这一批年轻的消费市场。


首先在定位上,我们专注于做数字化演绎的部分,在这个行业里面是独树一帜、标新立异的。其次,莲李文化是唯一一家专注于做国际制作的公司。以《三体》为例,我们所有的人员都是海外的,包括导演、编剧、舞台美术设计、服装设计、特效等。


中国在戏剧制作方面与海外的差距在二十年以上,我们在工作流程、创意制作、思维的局限性上有很大的提高空间。在国外,尤其是在百老汇,我们是唯一一家演出制作公司里面的华人制作公司的分部门。外国艺术家想做中国的业务,国内团队寻求中外合作,只有我们可以做直接的服务。

文化公司最重要的两点,一是内容,二是人员。华谊签了很多艺人工作室在自己旗下,这对其外在的形象、估值都是极为有利的。但是国内很少有演出制作公司或者电影制作公司,拥有一个导演或者编剧,或某一领域的顶尖艺术家。


莲李文化海外团队主要做上游资源的一些整合,一是在国外搜寻并签约原创的剧本和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的艺术家,代理他们的业务,以此服务于本土的项目。去年,公司联合国外顶级的高校和百老汇剧作家联盟发起了一支基金,用8个月的时间,征集到了417个原创剧本,以后也将用同样的方法获取剧本。我们还代理很多国际上的一流艺术家的国内业务,相当于汇聚了优质内容和人员,这也是我们在同类行业中的壁垒。


记者:您提到,国内在戏剧制作方面与海外的差距至少有二十年,那您认为扭转这一局势需要哪些方面的共同努力,我们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李童:国内与西方的差距根本上在于制度的不同。国外电影、音乐剧的制作均遵循制作人体制或制作公司制,而国内的制作是集中在导演身上的。导演制短视的地方在于,导演只负责项目的落地、生产,项目的定位是否合适,是否符合现代市场环境的需求,以及后端的运维都不在其考虑范围内。


一些旅游演出项目,商业巡演的项目,如果后端做的太重,团队冗杂,制景体量过于庞大,运营成本、维护成本、执行成本过高,都将导致该剧目无法市场化推行。但导演在前期设计时,往往只在意前端创意生产的环节,却不考虑景区的流量和观众的消费能力,以及每年淡旺季的销售是否能够支撑一个月演出的消耗,导致很多项目演一轮就结束了。


传统的导演团队只要接了这个项目,不论是否适合自己,都会尝试制作。国内从制度上就应该扭转过来,即从导演一体制转变为制作人制,让制作公司根据项目的特色匹配和选拔应有的团队。由制作公司去管控,导演只是生产材料里面最重要的一环,并不是决定性的一环,团队所有的创意人员都有各自的特色。最后再由制作公司成立发行团队,做项目的运营、营销。


国内有的导演完全忽略剧本结构,直接拿着小说让演员上台演出,场记在演员对词的过程中记录剧本。这种忽略规范,凭着个人喜好去制作项目的方式是不可取的。一些旅游景区商业地产的项目,在装修、屋内等内部搭建工作完成后,才邀请导演和演员介入,导致道具灯光环境和演员之间的割裂,演员难以与多媒体和场景呼应,无法与这个空间进行有机融合。


我们看起来是中外合作,做数字文化制作发行,把好的技术好的创意带回来,其实归根结底,我们还是在努力的建立这种规范的制度。因为在和外方接触的过程中,我们更加接近建立国际制度的规则和经验,能够依托严谨的制作流程,有效的管控各个环节。

记者:作为公司创始人,您对莲李文化公司发展方面的规划和定位是什么?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李童:作为一家核心的制作型公司,我希望莲李文化专注于各类演出,做与商业地产和文旅地产相结合的文化项目。莲李有很强的制作能力和流程的管控能力,具备丰富的市场演出经验,未来计划帮助文化旅游产业做整体的质量提升和投入产出比把控。


下一步,莲李文化将对接大剧院做数字化演绎的部分,将在城市的商业综合体、商业地产落地演出项目,并做文旅项目的拓展。公司完全可以在旅游地产上用性价比更高的方式落地国际项目,一方面公司能以更低廉的价格与国际团队达成合作,另一方面,国外艺术家在制作过程中对中国仅有长城、兵马俑、京剧等浅层次的了解,需要专业的制作公司在内容上进行引导和把控。


莲李文化还计划拓展微戏剧馆项目,与漫画馆、戏剧馆相结合,借鉴其IP内容,以公司的制作工艺和标准生产项目;公司将进入都市的沉浸式演出馆,配合场馆做主题酒店和光影餐厅的设计,或帮助商业地产进行整体策划;拓展音乐剧、儿童剧、话剧的数字化演绎。


记者:公司目前是否有融资计划?希望和什么样的资本市场对接?


李童:我们进入了一个“蓝海”领域,在业内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品牌,行业上下游的资源、口碑和运营的能力都是顶尖的。舞台剧应该是非常难融资的,但至今我的每个项目都能够顺利完成融资,今年《三体》项目还融到了千万级以上的资金。


市场上大量的资本曾与我们洽谈过,但是由于项目的发展渠道很局限,每年的收入可以预估,所以投资方往往将我们定位为城市剧院的戏剧制作公司,对标的估值非常低,那我为什么要稀释自己公司的股权呢?


现在公司整体的发展思路有了变化,我希望投资方能够看到我们的发展前景,给到合理的估值。莲李文化拥有大量艺术家资源和原创IP资源,未来还会做艺术家经纪人代理,它不单单是一家戏剧项目的制作和发行公司,而是有着完整的创作创意体系、上游资源和中下游管控落地能力的公司。


记者:互联网时代消费者的娱乐方式越来越多,舞台剧行业是否受到冲击?多媒体舞台剧未来将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李童:不一样的文化品类,各自的受众群体并不冲突。剧院永远有其不可替代的沉浸感、交互感和临近感,剧院也是一个高端的精神文化消费的平台。在剧院里面,面临的问题只是项目如何迭代和突破,短时间内被取代是不太可能的。


现在的年轻人生在一个VR、AR的时代,过去四世同堂或者茶馆的舞台面貌难以吸引这些年轻人。未来剧院的项目仍然有吸引力的话,它一定是别于传统剧目的一种形式。舞台剧消费市场面临老龄化的困境,平均年龄超过55岁,与年轻消费群体存在巨大的断层,需要以新的内容、新的舞台面貌、新的戏剧理念进行突破,所以我们用未来感的戏剧去吸引未来的年轻人。


如果我们善于利用新的文化品类,完全可以达到1+1>2的效果。我们需要在线下的沉浸式演出体验馆融入游戏的方式,结合具体的戏剧环境,与观众进行近距离的互动。将技术拿到线下来,让观众在体验戏剧的过程中,顺便体验技术的应用。


前两年文化部和文旅部的正式合并后,旅游演绎、旅游地产、旅游景区和文化圈子的制作公司开始了前所未有的互通有无,制作型公司除了考虑艺术性之外,更要从商业的角度,从娱乐性的思路创作作品。其次,在文化圈子里,不同演出类目和形式也会进行交融,例如舞蹈和戏剧、杂技和戏剧、魔术和戏剧,很少有观众再为单纯的艺术买单。


记者:您怎么看待当前的创业环境?在资本泡沫逐渐破碎,各行业均面临寒冬的背景下,创业者应当如何调整战略?


李童:今年开始钱越来越难拿,投资公司募不到钱又不愿意放弃项目,只能拖着创业公司一起等死。但不管创业环境多么恶劣,有现金流的公司,能自己生产造血的公司,始终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创业者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冒进,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上。如果一定要从资本那里拿钱,他做产品的专业性、扎实性就受到怀疑。钱应该是从市场里面去拿,从消费者手上去拿,你有这个想法并且能够获得成功,我相信资本是不需要你去催的,资本会过来找你,而不是自己去找他。


创业是一种成长,这个过程中我迫使自己不断强大,迫使自己跟过去的弱小划清界限。如果不创业,我可能仍是一个被保护的角色,有了创业的经历后,我们就有了庇护他人的胸怀和能力。

4月19日,PPmoney网贷对外发布公告称,为积极拥抱监管、顺应行业发展趋势,平台母公司PPmoney万惠集团董事会和股...[原文链接]
36氪讯,OPPO全球第三家超级旗舰店在北京开业。OPPO中国大陆事业部销售总经理严涛表示:“基于全新的品牌体验,OP...[原文链接]
36氪讯,4月18日,人工智能独角兽公司“第四范式”与中电科新型智慧城市研究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充...[原文链接]
小鹏汽车总裁夏珩表示,智能交互是基于视觉、听觉、感知能力、反馈能力、深度学习去实现场景交互的人工智能技...[原文链接]
据外媒报道,Netflix计划在纽约市成立一个制片中心,将包括六个位于布鲁克林的摄影棚以及曼哈顿熨斗区的办公室...[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一场名为“无风口时代的新投资”圆桌论坛在下午的活动中举行,论坛由希鸥网创始人李志磊主持,对话嘉宾包括创势资本创始合伙人汤旭东、未名之光创始人兼CEO孙伟、安芙兰资本管理合伙人谭文舒、德商资本管理合伙人吴伯仲... [详细]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这几天,刀哥晚上打滴滴的车子时,刚落坐,滴滴客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询问是否安全上车,客服还特意叮嘱,有问题记得及时按一键报警功能。 [详细]
希鸥网评论:“京粉”借助微信生态能否逆转“淘宝客”?
希鸥网评论:“京粉”借助微信生态能否逆转“淘宝客”?
不难理解,淘宝客业务要想做大,最关键的就是流量。即,让足够多的人看到淘宝客推广的优惠券才有可能实现“下单购买”,从而拿到卖家发放的佣金。笔者身边有个人从事淘宝客者,图的是工作无拘无束,也有10多人团队一起奋战淘宝客... [详细]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北京总部楼下,退押金的人形长队还未散去。ofo后台显示等待退款的用户数字,已经跳过1000万,仍在滚动。这样的景象,也曾出现在20公里外的乐视大厦和锤子总部。前来讨债的供应商拉起横幅,上面书写“乐视还钱!”“锤子科技还... [详细]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建立超高人效流程型组织的“砍人”三板斧:就是在企业内部建立以客户价值为中心的流程,然后根据流程生成职位、建立团队,去重新再思考每一个部门和组织的存在价值,消灭一切对客户不产生增值的多余流程和角色,减少冗余,迅速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