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那些“忽悠”巴菲特的中国商人
发布时间 2019-08-11 18:28 转载 阅读 35938次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创财经汇”,作者 杨阳,编辑 周维。

那些“忽悠”巴菲特的中国商人

巴菲特午餐的名声,正在自己的“中国门徒”手上崩毁。

今年8月1日,天神娱乐发布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朱晔个人则因资金占用、关联交易未履行程序等“六宗罪”,被大连证监局下发警示函。

在此之前,天神娱乐已经成为了A股上“最能亏钱”的公司之一。根据今年1月的业绩修正公告,天神娱乐在2018财年巨亏达到78亿元。

朱晔和他的天神娱乐或许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但拍下2015年的巴菲特午餐,却是他商业路上的高光时刻。

4年前的巴菲特午餐,被朱晔以234.5678万美元(当时约合15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拍下,轰动一时。朱晔因此一时间成为各路媒体聚焦的对象,登上了不同创业节目的导师席,还被冠以“巴菲特门徒”之称。

最近一个因拍下巴菲特午餐名声大噪的中国商人是孙宇晨。他所创办的波场币TRON饱受争议,甚至让他陷入了“边控”疑云。不过,这并不妨碍孙宇晨将2019年巴菲特这次价值456万美元的午餐,几度炒上热搜。

巴菲特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的慈善饭局,已经成为大洋彼岸商人们手中的炒作筹码。

天神娱乐资本局

2010年,朱晔成立的天神互动以做页游起家。在借壳上市的第二年,朱晔就赢得了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朱晔说,在和巴菲特一起吃饭之前,根本没想好要说什么。“我真没有什么要问的,也没有想过要问的问题。”毕竟,他和巴菲特,想来也真的没什么共同的话题。游戏、影视产业和搞价值投资的巴菲特,自然是风马牛不相及。

于是,这餐饭,大家基本就在聊天、讲笑话。朱晔还送了巴菲特两瓶中国红酒。

饭局中,朱晔对巴菲特说:“我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

巴菲特的回应是:“我也不炒股。”

巴菲特或许说的是真话,但“炒股不行”的朱晔,那时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资本猎手。

天神互动赶上页游的爆发期推出《傲剑》,在游戏行业站住了脚跟。2012年,天神互动将10%的股权以1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光线传媒。

一年多以后,借着网游概念正红的东风,天神互动毫不犹豫地选择将100%股权过户至A股上市公司科冕木业名下,借壳上市,并在后来更名天神娱乐。上市时的天神娱乐,估值达到24.5亿元,比光线传媒投资时的10亿元估值翻了一番还多,光线传媒持有的股份,也上涨了将近16倍。

朱晔看到了资本运作的甜头。

《傲剑》是天神互动的主要产品和利润来源。但到了2013年,天神互动的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幅度已经在逐年下降。为了完成业绩承诺,在上市之后,天神娱乐开始了并购之旅。

朱晔最得意的一笔短期投资,发生在和巴菲特吃完饭的四个月后,他花了13.23亿元买下了儒意影业的49%股权。儒意影业就是《伪装者》《琅琊榜》《致青春》等热映作品的出品方。9个月后,儒意影业市场估值达到33亿元,天神娱乐卖出了全部股权,净赚3亿。

朱晔对影视娱乐业的兴趣,或许也由此被激发了出来。2016年4月,天神娱乐领投了微影时代的C轮4亿元融资。其后猫眼和微影时代合并,天神娱乐通过间接参股也成为猫眼的股东之一。

2016年底,天神娱乐以2.7亿元获得了工夫影业的15%股权。2017年,天神娱乐收购嗨乐影视32%的股权。

朱晔的投资眼光似乎也从中得到了验证。在并购过程中,《琅琊榜》《将夜》《武动乾坤》等大IP的游戏改编权,也被天神娱乐拿到手中;《余罪》这一IP也是在天神娱乐手上被发掘出,推出网络剧后,它收获了40亿次点击量。

天神娱乐的并购领域也并不局限于影视产业。游戏领域的一花科技、嘉兴乐玩、幻想悦游,以及品牌营销领域的合润传媒等项目,也纷纷被其收归旗下。

在5年内,天神娱乐完成了12次并购,包罗了游戏、影视娱乐、互联网广告、品牌营销等各个细分领域。

在朱晔的野心里,似乎是要建立一个囊括内容、分发、渠道的泛娱乐版图。为了完成这些收购,天神娱乐投入了超过110亿元的资金。其中,在收购嘉兴乐玩时,溢价超过了200倍。

天神娱乐的业绩,也靠着“买买买”撑起。在2017年,根据天神娱乐的财报,幻想悦游营收达到8.33亿元,嘉兴乐玩营收达到5.20亿元,合润传媒营收达到2.67亿元。这些被并购的子公司的营收,构成了天神娱乐业绩表的主要支撑部分。

然而,这些高价并购的子公司在归入天神娱乐旗下后,却没有完成预期的业绩,导致天神娱乐的商誉大额减值。

2018年,游戏版号备案冻结,整个游戏板块陷入了寒冬。天神娱乐旗下的游戏子公司的业务,也几乎陷入了停滞之中。其中,主打德州扑克游戏的一花科技在国家整治棋牌类游戏之后,于2018年9月宣布停运一花德扑游戏。

在一花科技停运前夕,朱晔发布了一封辞职信,对自己进行了“反思”:“对行业市场、资本市场波动性的预判不够充分。”9月19日,他宣布辞去天神娱乐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位。

在此之前的2018年5月,天神娱乐曾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朱晔进行立案调查。但具体原因为何,至今也未曾公布出来。

朱晔离职后,天神娱乐“买买买”背后的潘多拉魔盒也就此打开。2018年9月25日,天神娱乐披露,公司有1.35亿元银行贷款逾期。

今年1月,天神娱乐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称预计资产减值后其亏损金额达73亿-78亿元。其中,仅是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就达49亿元。

8月1日晚,天神娱乐发布公告,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因存在资金占用、关联交易未履行程序、部分费用核算与披露不真实等七个问题,天神娱乐第一大股东朱晔被大连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而真正资产受损的,或许并不是朱晔本人。根据媒体报道,朱晔早在2015年时,就减持了约97万股股份,成功套现金额约为8600万元。其后,朱晔手里的大部分股份,已经全部质押出去。目前,其已成功套现98%的资产。

巴菲特走过的中国“套路”

在朱晔送国产红酒之前,巴菲特已经收到过来自中国的名酒礼物。

早在2009年,赵丹阳就在午餐时,送给巴菲特贵州茅台,还有东阿阿胶。对了,东阿阿胶在今年7月14日预告,今年上半年业绩降幅超过70%,结果在接下来两个交易日里市值就蒸发39亿元。

为了那顿午餐,赵丹阳付出了211万美元。据说,在这一年因为经济衰退,巴菲特的慈善基金会池子曾出现了1700万美元的赤字。赵丹阳的慷慨解囊,正好解了基金会的燃眉之急,该基金创始人还曾为此形容他为“及时雨”。

赵丹阳1996年进入国内证券行业,随后又加入国泰君安,负责管理客户委托的资产。2002年,赵丹阳筹办“赤子之心中国成长投资基金”,有“中国私募基金教父”之称。

在这次午餐前一年的2008年1月、股市最疯狂的时候,赵丹阳将旗下的基金全面清盘。

因此,当两位基金老手碰面后,场面异常和谐。据新浪财经报道称,与赵丹阳见面后,巴菲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今年收益如何?”赵丹阳说:“今年收益47%。”巴菲特说:“你比我强。”然后,掏出自己的钱包要让赵丹阳帮他赚钱。

赵丹阳为了这次午餐,也做了精心的准备。礼物之外,赵丹阳还带去了十几本《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请巴菲特在书上签名。同时,他还带上了自己年幼的儿子。

随后,根据赵丹阳讲述,双方交流了诸如对中国市场和经济周期的观点、2007年股市牛市的疯狂,以及如何配置资产的问题。当然,他拒绝透露双方提到了哪些资产。

最后,赵丹阳告诉媒体,他还向巴菲特推荐了港股物美商业的股票,巴菲特说他会回去看看。

与巴菲特午餐后,物美商业在连续四个交易日内大涨了近24%。在此之前,赵丹阳的基金已经持有6595.05万股物美商业,在其后的一周内,大赚1.56亿港元。

当年赵丹阳拍下这次午餐会的211万美元,在当时约合1635万港元。

据说,后来巴菲特拒绝在午餐会上讨论个股。

巴菲特真有魔咒?

自2000年开始,巴菲特开始拍卖和自己的午餐机会,将所得资金捐给慈善事业,最初一年价格只有2万美元。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为吃上这顿饭要花的钱,越来越水涨船高。

在巴菲特已经卖出的20次午餐中,有9位中标者选择了匿名。到2018年,已经连续三年有中拍者要求匿名。

选择公开姓名的,多为企业家和投资人。他们的目的,显然也不仅是为了和股神聊天、交流投资经验。

孙宇晨花费456万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单从价格看来,其中就包含了浓浓的“目的性”。尤其是巴菲特曾经表示,他很讨厌比特币,“这是一个赌博的东西,有很多欺诈与之有关。比特币没有产生任何价值。”

但这顿饭最终在孙宇晨这里“翻车”了。孙宇晨反复炒作可能要爽约巴菲特的饭局,到头来被媒体爆料因“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进入边控名单”,随之,互联网金融办公室也建议警方对其立案调查。

最终,孙宇晨的态度也发生剧变,发布了一通道歉声明,低姿态地表示“反思了自己过往的言行,为自己过度营销、热衷炒作的行为深感愧疚”,同时对公众以及他嘴炮过的王小川表示道歉。

结局相对好的是段永平。2006年,时任步步高董事长的段永平,拍出62.01万美元买下巴菲特午餐,也正式把这一概念推给了广大国人。如今的段永平常年待在美国,退居幕后做起了投资人,身价据称直追中国首富。

当年,跟着段永平一起去午餐会的,还有三个人,他们的名字分别是陈明永、沈炜、黄峥。后来,这三个人分别成为了OPPO、vivo和拼多多的创始人。

和巴菲特吃饭那一年,黄铮才26岁。在接受《财经》采访时,黄峥回忆那场午餐时提到,“巴菲特讲的东西是我母亲都能听懂的话。这顿饭对我最大的意义,可能是让我意识到简单和常识的力量。”

2018年7月,拼多多在美上市,目前已经成为市值超过255亿美元的公司,黄铮的身价则接近1000亿元。

后来在谈论起拼多多的模式时,黄铮还说,他仍然领会的是自己母亲的感受:“就像我妈她会在乎一两块买菜的钱,但她也会去买高配的iPhone和最好的电视机。这是普适性的需求。”

至于段永平创办的横贯了80后整个童年的小霸王游戏机,在2019年的夏天,正式烟消云散。日前,负责游戏机的小霸王上海公司传出解散的消息。这家高峰期曾经有80人的公司,在濒临解散前,只剩下不到40人。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发布,支持深圳建设5G、人工智能...[原文链接]
8月22日,腾讯首个AI开源项目Angel正式发布一个里程碑式的版本:Angel 3.0。这是一个全栈的机器学习平台,功能特...[原文链接]
36氪获悉,漫威CEO凯文·费奇在D23 Expo上正式公布了“迪士尼+”三部新剧,分别是:《女浩克》、《月光骑士》和《...[原文链接]
36氪获悉,恒生电子宣布联合阿里云推出“恒生数据中台Powered by Alibaba Cloud”,据恒生电子介绍,该中台集成了...[原文链接]
36氪获悉,阿里旗下淘鲜达平台日前表示,数据显示,全国接入淘鲜达平台、完成数字化改造第一步的大中型超市已达近...[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