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马云做教育,俞敏洪会焦虑吗?
发布时间 2018-09-14 11:32 亿欧 阅读 176次

今年教师节,阿里巴巴一举碾压了其他所有企业节日营销的各种文案,而且是拿着明年的新闻提前今年说,这料只炒了个料头,就已经成功屠版。不愧是“拉出来能单独上市的公关部”,做得一手好营销。

且不论营销与否,不出意外的话,马云明年的“下岗再就业”是没跑了,身为如今中国互联网商业领头“双马”之一的马云,人们仿佛只津津乐道于其离开后阿里的各种猜论,却没有推测过,如果马云去做教育,难道只会做一个普通教师?

镀了20年金的马云,下岗再就业的最有力“工作经验”是流量

作为打造的最成功的明星企业家之一,马云这二十年积累下的光环效应,一直是阿里营销上最有力的一环。即使离开阿里,马云多年镀上的商业教父形象,依然可以像当初比尔盖茨一般,充当流量的入口。

以前有这么一个说法,全聚德烤鸭总是会比别的烤鸭贵上100,而这多出来的100就是源于他们的金字招牌。而马云毫无疑问就是阿里的金字招牌,即使是一些偏远的农村地区用户,它们可能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但几乎都会知道马云,知道他“有钱”。

对于一个白手起家的商业家来说,“有钱”就意味着下意识认为其经营能力的肯定,因此也会对其产品有一种天然的信服度,这种信服度就是让用户转化为企业流量的最好催化剂。

互联网行业最关键的就是流量,互联网上半场下半场的区别无非是流量数量与质量的侧重点。上半场野蛮生长,重的是流量的数量,以数量来撑起企业成长的场景;到了下半场,红利的消失实际就是流量的获取变贵,这时流量的质量>数量,留存>拉新。

身处互联网中,无论哪个行业都不可避免的进行着流量的获取→分发→变现,而马云天然充当着流量的入口,使得其经营的企业的获客成本极大降低。互联网商业中,从来都不缺乏有精模式、好产品的企业,但能成为巨头的,始终是手握流量的一方。

而马云自带的流量属性同样适用于在线教育行业,或者说更加适合教育行业。以教师出身的马云这些年一直在强调一个“悔创阿里杰克马”的形象,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提到过自己还是愿意回去做老师,这是他给自己的定位,也是给自己塑造的“人设”。

作为与企业联系在一起的明星性企业家,人设崩塌很可怕。刘强东一起性侵案可以让京东市值缩水430亿,而同样的,言出必行也能为企业迎来巨额口碑。多年来一直把做老师当玩笑话的用户,在亲眼见到马云履行这个“戏虐的笑话”之时,不免也会有些尊重。

CR4极低的在线教育行业并不是“零和游戏”

“如果马云转去做教育,倒霉的一定是俞敏洪,因为中国最有钱的教师就要易主了。”

虽然这只是网络上的一个调侃段子,但并不是没有依据。波特五力模型认为行业中存在着决定竞争规模和程度的五种力量,马云从“潜在进入者的威胁”跳跃到“来自在同一行业的公司间的竞争”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所以从常理开看,别的不说,最起码目前中国在线教育为首的新东方、好未来、VIPKID总是要抖三抖。

但在线教育行业并不同于一般化的互联网行业。

蛋糕够大:在整个教育行业中,除了与部分高等学校达成的“慕课”式推广外,鲜有能插手到学校教育中的企业,在线教育的核心根据地还是K12。而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目前呈现出一个巨额增长的态势,在2017年甚至达到51.8%。

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

得益于如今教育提倡的“减压”与日益增长的升学压力产生的矛盾螺旋,让K12在家长与学生中的需求地位提升。如此持续升高的行业天花板,足以容下更多地企业。

CR4值极低:彼得·蒂尔的著作《从0到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这样认为:企业竞争的最高形态就是两个字:垄断。而反观在线教育行业,根据艾瑞咨询统计结果来看,截止去年,中国K12线下课外辅导行业的CR4值还不足5%。

2017年中国K12线下课外辅导行业竞争格局

也就是说别说垄断,中国在线教育甚至都没有形成某一企业的独家领先,作为行业龙头新东方、好未来、VIPKID也只能分到1%-2%的蛋糕,完全属于从巨头到微末,多格局企业林立,高度分散的局面。

而造成这种情况发生的就是教育行业的边际成本失效。

在一般行业中,企业的边际成本随规模的扩大而缩小,前期大量投入,到后期其就不再需要很高的成本。就像小米利用边际成本拉低了整个智能机行业的价格,京东拼着多年亏损打通的物流线也是一种边际成本。

互联网行业中,依靠边际成本崛起的企业不在少数,但放在教育行业中,边际成本却失效了。教育行业的核心是师资,一般来说,企业运营中师资的比重会占总体开销的四成以上。如今在线教育行业的师资分下两种:

教师:教师是教育行业的核心资源,但教师的培养却没有边际成本可言,每一位老师的可授课量是有上限的,不会因为教师的数量增多而减小教师薪资支出。虽然如今直播的出现能增大教师授课数量的边界,但目前直播授课的效果产出比并不高,只有少数成功案例,也许未来随着VR、AR技术的突破,会有改观。

而且每一位教师的培养与招聘也都是一个从零开始的过程,成本也是相对固定的。这个过程也无法形成规模效应,大企业与小企业的核心竞争只有待遇与环境,难以形成垄断。

教材:教材的互联网赋能下如今除了传统的书纸类教材之外,也多了音频、视频等资源。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一些企业支出压力。但教材也是有阶段更新性,必须跟着时间以及学校课程变化而变化,虽然旧版内容再利用程度高,但随着如今用户端要求提升与竞争压力,这方面的边际成本也逐渐失效。

所以说碍于在线教育行业的特性,且行业蛋糕够大,是一个很难形成一家独大,完全垄断的行业,它的竞争并不是传统互联网行业有你没我的“零和游戏”,因此对于新东方、好未来等企业,并不会太担心马云进入到行业中来。

而且有资料显示,截止2017年12月25日,阿里系在全球共投资了75家公司,全年总投资金额高达898.84亿元。但在75个项目77笔投资近900亿元投资额中,仅有1个教育类投资,且投资额也仅有1亿元。

也就是说,马云能从阿里带出来的现有教育资源并不多,即使马云来做在线教育行业,也不过是在线教育池子里又丢进了一颗石子,不说这颗石子有多大,能掀起多大浪花,最起码这个池子绝对容得下。

用户也不用担心俞敏洪他们能否睡好的事了,没准马云的做法会是收购或者投资,从“来自在同一行业的公司间的竞争”变成了自己的战友或者老板,毕竟这也是常有的事。

百度副总裁沈抖表示,网络文章说百度被营销号充斥,这是不准确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各个App使得整个用户体验是割...[原文链接]
广州市交通运输局表示,2018年第四季度广州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服务质量考核评价结果出炉。其中,摩拜得分为...[原文链接]
截至1月21日,累计清理涉网络生态问题的有害信息709.7万余条,注销违法违规账号30.8万余个,关闭、取消备案网站73...[原文链接]
据海关统计,2018年11月份,中国出口手机1.1亿台,比去年同期减少15.1%,价值1158.2亿元人民币,增长5.2%。...[原文链接]
携程旅行网CEO孙洁表示,在国内航司机票代理佣金大幅减少的背景下,即使是亏钱,携程也不会放弃机票业务,因为这是...[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一场名为“无风口时代的新投资”圆桌论坛在下午的活动中举行,论坛由希鸥网创始人李志磊主持,对话嘉宾包括创势资本创始合伙人汤旭东、未名之光创始人兼CEO孙伟、安芙兰资本管理合伙人谭文舒、德商资本管理合伙人吴伯仲... [详细]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这几天,刀哥晚上打滴滴的车子时,刚落坐,滴滴客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询问是否安全上车,客服还特意叮嘱,有问题记得及时按一键报警功能。 [详细]
创客匠人CEO蒋洪波:知识付费没有凉,迎来发展机遇,站在风口等待起飞
创客匠人CEO蒋洪波:知识付费没有凉,迎来发展机遇,站在风口等待起飞
创客匠人CEO蒋洪波受邀参加峰会并做主题演讲。作为知识付费领域的专家,蒋洪波谈到知识付费的四个趋势,分别是:内容创业者做垂直细分领域;线上课程和线下服务相结合;会员模式成为流行;知识付费向知识服务的转移。... [详细]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北京总部楼下,退押金的人形长队还未散去。ofo后台显示等待退款的用户数字,已经跳过1000万,仍在滚动。这样的景象,也曾出现在20公里外的乐视大厦和锤子总部。前来讨债的供应商拉起横幅,上面书写“乐视还钱!”“锤子科技还... [详细]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建立超高人效流程型组织的“砍人”三板斧:就是在企业内部建立以客户价值为中心的流程,然后根据流程生成职位、建立团队,去重新再思考每一个部门和组织的存在价值,消灭一切对客户不产生增值的多余流程和角色,减少冗余,迅速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