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一天使公社 · 杨代龙专访 | 不是说投某一个项目不会赔,而是我们投天使投资不会赔
发布时间 2018-05-10 16:49 U 阅读 250次

文| 蚂蚁天使

图| ©蚂蚁天使 & 精一天使公社


4.25日,杨浦区绿地双创中心,精一宣讲会结束之后。蚂蚁天使平台对精一联合创始人杨代龙先生进行了一对一访谈。本文内容来自对杨代龙先生采访过程中音频资料、当日分享会现场及补充材料。 

杨代龙


中国天使投资人联盟秘书长

精一天使公社联合创始人

零售、商业地产、餐饮、创投服务等行业10余年创业经历。天使投资人,创业教练。

“我觉得在中国个人天使投资环境比国外不好的一点就是:亏的钱不能抵个税。”参加完线下项目路演的一位投资人这样说道;接受完采访的杨总走进路演室听到此话立马接道:“可以啊,现在政策不是都已经出台了嘛。”



新政策加持,天使投资可抵扣个税

中国天使投资行业前景明朗


2017上半年,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天使投资个人个税抵扣政策(财税[2017]38号),7月1日起,在京津冀、上海、广东等8个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地区和苏州工业园区开展税收政策试点。今年两会后,个人投资税收政策已经推广到全国各地。


得到官方认可是一个重要信号,而紧随其后的是今年初举办的「首届中国天使投资节」,被视作官方第一次为个人天使投资正名。蚂蚁天使也有幸参与发起了这场活动。

©精一天使公社 | 首届中国天使投资节联合承办方


天使投资作为一种新的融资模式,可以有效地解决我国目前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在当下滚滚的双创热潮中,国家也已经注意到天使投资对于双创事业的带动效应,出台这样的政策对天使投资机构和个人天使都是重大利好。在新政策的加持下,天使投资未来会发展得更快更强。


以下为通知的核心内容 ☟


1、投资方式:必须是直接投资

2、投资对象:科技型企业

3、投资阶段:种子期、初创期

4、投资时间:满2年


☞ 符合以上4点条件,无论是公司制还是合伙制创投机构、个人天使投资人,都可享受投资额70%等额的税收抵消,当年不足抵扣的,可以在以后纳税年度结转抵扣。


9年传统行业创业后,转向天使投资赛道

是希望自己跟上这个时代的变化


“现在的世界真的变了,你要去看懂这种变化。”分享会上杨代龙对投资人说道,语气几分颇肯。


这句话语对应另外一个我们无法否认的客观事实:在中国,我们已经迈入了一个资本回报率增速高于劳动回报率增速的时代。直观的体现就是房价只要稍微涨一点,普通白领辛辛苦苦攒了好几年的收入瞬间前功尽弃,赚的再多也追不上资产增值的速度。

据统计,中国机构每年投出2千多个天使投资项目。美国有详细的数据,个人和机构每年投出70000个早期项目。中国每年获得天使投资的项目量是美国的1/30,投资金额不到1/10,中国早期项目投严重不足;

▲图中数据来自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Southern New Hampshire University)创业投资研究中心、清科咨询

“ 对比美国天使投资行业四五十年的历程,发展不到10年中国的天使投资行业尚处在发展早期,规模较小,但其发展潜力十分巨大。随着行业成熟,天使投资会有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在被问及创业动机时,杨代龙这样答道;

▲中美资本市场结构对比图


中国的资本市场结构很畸形,从上图中的倒金字塔模型就能看出来,资本的基层是由大量种子期项目及天使投资人团体构成的。因为不善于打地基 (大量资本流入风险相对较小的中后期项目,早期投入不足),这直接导致了资本市场的畸形及发展后继乏力。


而同时美国每年都涌现出大量的种子期项目,加上成熟且规范的天使投资市场,得益于这个丰富且扎实的底层作为支撑,才有了美国资本市场的厚积薄发。我们短期内无法望其项背。


在中国,不止是创业者需要拥抱资本,寻求优质项目同时也是中产阶级的需求。何不成人之美?

▲资料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单位:万人


正是看到中国天使投资的未来和巨大成长空间,2015年,杨代龙和著名天使投资人李汉生老师以及“最佳百度人”李忠利老师联合创办了精一天使公社。


大学时期便担任学生会主席的杨代龙似乎天生就存在“搞事情”的潜在基因,从03—12年,一直辗转在零售、地产、餐饮等传统行业里创业,可以称得上一个名副其实的连续创业者。实业出身似乎是个加分项。


这儿有一个小插曲,笔者编辑文章时,意外的听到了一个经过蚂蚁天使办公室的创业者对其的评价,下面转述原话:“ 精一啊,我听过这个课程,确实很多干货,精一很多是做实业出身的,所以打法比较干净。”



建造一个社群化天使投资服务平台

纯粹的为个人天使提供服务


课程培训+陪跑验证+产业资源


“打法干净”这个形容和杨代龙先生所说的“纯粹”属异曲同工。“我们相信这个群体的力量,精一做的就是专注个人天使投资服务。”被问到用一句话来介绍精一时,杨代龙给出了更明确的定义:“社群化的天使服务平台”,这个说法是最准确的,他补充道。



课程是绝对优势




15-16年的投资热让人印象深刻,当时夸张到可能仅凭一个好的想法就能拉到投资。不过现在看来创者们这样的“好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投资者们越来越挑剔,可能这也是花钱买了教训的成果。在这样的一个创投环境下,当时涌现出了一批天使培训机构,请各种大咖来“拼盘讲座”。投资者们不一定赚到了钱,但当时这些培训机构却赚得盆满钵。这就跟美国淘金热,卖铁铲的发财了一样。


当时精一并没有盲从跟风,而是选择沉下心自己打磨了一套系统的课程。即使你没有上过精一的课程,想必也对精一十字诀混了个眼熟「赛道,刚需,闭环,人剑合一」。这套课程经过二十多期的迭代,已经非常成熟了。


分享会上,杨代龙先生直言道“这是行业最好的天使投资课程,有任何不服的都可以来PK。”非常自信。所谓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在资本寒冬之后,当年的“拼盘机构”早已是绿肥红瘦,能留下来的都是有着专业度的。精一是目前唯一一家拥有体系化投资课程的平台。

▲模式:学习+训练+投资


杨代龙补充道:"系统学习课程之后,当你开始结构化看项目,虽然还是不会保证你100%成功,但也不会犯低级错误。十字诀对于新手来说是好的,很快就建立了一个框架。" 另外,他也半开玩笑的提及“至少你去路演现场,不会问很业余的问题。”这话没毛病。


 创业是一个假设,用最小的成本去试错 


我们在思考的一个课题:怎么能孵化更多的种子期项目呢?这也是精一创立的初心。


“在中国目前有大量的种子期项目是得不到投资的。很多项目都是自己摸索,然后就死掉了,这也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放养状态下创业项目的成长将直接导致资源消耗。另外,参与项目投资的天使投资人的信心也会受到打击。



“如果中间有成功的天使投资人去辅导他孵化他,成功率要高得多。天使投资不是说把钱投了就不管了,种子期的项目管不管,差别特别大。”我们会帮助创业者去做精益创业的验证,打磨它的商业模式。”杨代龙说道;为此精一专门了成立陪跑营。短短的1年时间内,陪跑营已经完成多个超过10倍以上的估值增长的项目投资和陪跑,项目存活率超过80%。精一的配词也很独到“穿越早期创业死亡谷。”

陪跑营数据,截止至2018/3/16 ©精一天使公社


  天使投资界的黄埔军校? 


课程更像是一个入口,链接,培养一批天使投资人后,学员们把自己的项目拿进来,大家合投。分享群体智慧,降低风险。“我们不做基金,市场上也不缺乏我们这样一支基金,排在千万个基金中没有太大意义。”对于精一的期待,杨代龙希望它能发展成国内最大的社群化天使投资服务平台。


听起来有几分天使投资界的“黄埔军校”的感觉? 杨代龙直接驳回了这个质疑:“我们不这样称呼自己,已经有些机构这样自称了。我们最终要做的还是平台。单单依靠我们自己,一年投到30个项目,我们就得崩溃了,根本管理不过来。加入一批高阶的个人天使群体的力量进来后,把数量和成功率做上去,一年能投到200个项目,我们就成了这个行业老大。”


“估值两三个亿的公司,不是我们的理想。”对于一个仍没有实现盈利的创业公司,这样的语气听来有些狂妄,但杨代龙却说得不假思索。“虽然现在亏损,但模式建立起来后,前景相当可观。”在内心深处,他对天使投资的前景和未来是无比自信的。引述他的原话来说就是“我看得到前头有光。”

 


   创业&信仰并存  


兼具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双重身份者,比如李汉生先生,投资超过50个项目,早已实现了财务自由。


“首先我是一个创业者,其次再是天使投资人” 采访过程中,杨代龙再次强调到。“不做精一的话,短期内赚钱更容易。日子可以过得更安逸,但能力不能完全发挥出来,难以兴奋。看到天使投资未来,中国一定是会有更多天使投资人来参与早期项目的,我们希望创新来做这件事。”最终目的是让个人天使更积极的参与双创,夯实双创的基底,完善中国创投圈生态。”正是有这个信念在支撑,精一才一路砥砺前行。


每个创业者都必须心理强大。而心理强大意味着“能受不能受的委屈,能吃不能吃的苦”。笔者认为这个注解恰如其分。


创业是一个选择,是一种信仰,也是一场修行。又如身骑猛虎,要么你控制它,要么被摔下你就死掉。不论有多少人质疑你,你都要相信自己走的这条路,不然你肯定走不下去。



曝光一点采访小内幕 -



除了北京的基地,精一在西南成都地区以及香港、台湾的分部(合作伙伴)也逐步建立起来,颇有遍地开花的架势。采访当天刚到上海,明天一早便要飞回北京的杨代龙在被问到频繁出差的生活累不累时,脸上有丝丝惊讶的表情。是啊这是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因为答案太明显。古人发明“甘之如饴”这个成语就是为了描述这种内心这样的想法吧:只要做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事,累点也是愿意的。



思维可以游弋,但身体却是实在的躯壳。每一个创业者的身体素质都是其革命的本钱,被问到工作之余的生活,笔者第二次听到了这个有些千篇一律的回答:“锻炼身体,陪陪小孩”。采访一个中年已婚男性,我还能渴望听到什么惊喜之言呢?还是有细微的差别的,比如说上次采访oceanX的张总时,他最喜欢的运动是长跑,而杨总最喜欢的是打篮球和游泳。为什么不喜欢长跑?他吐槽道:“北京的雾霾天气太糟糕了...” 




写在最后:


我们不会忽略掉个人天使的一些抱怨,好项目一直都有,对此可以持乐观态度。市场经济体系下,从来都不缺好项目,未来也会有好项目源源不断的继续涌现出来。个人天使必须尽可能拓宽自己的接触面和项目源。当然这同时也是蚂蚁天使一直在努力做的事。


在这样一个社群经济的时代,单车常骑显然不是明智选择。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但两个人可以走得更远。借助群体的智慧,这也是杨代龙不断提到的“个人天使一定要做社群” 的原因。早期投资是一个回报期长,风险高的行为,但当“股权价值”一旦生效,这其中的好处是IBM都给不了的。中国的个人天使还需要更聪明些。


44岁的杨伟东现在是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他在优酷于9月举办的秋集上,坦诚地谈到自己感受到的行业中...[原文链接]
罗永浩和他的锤子科技又惹上了麻烦。 10月15日深夜,有微博网友爆料表示锤子科技成都公司其中一处办公地点...[原文链接]
阿里云的创业故事走到了封底。书中悲欢离合,凡此种种,也许只博看客一叹。只有那些经历过这一切的活生生的人,才...[原文链接]
中弘股份的简介里至今醒目标注着:在未来五年内,力争将“新奇世界”品牌打造成中国文化旅游地产的领军品牌。 ...[原文链接]
牟其中和贾跃亭分别代表了两类民营企业家。他们都有常人难以理解的商业梦想,但在面临危机时,却作出截然不同的...[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
专访创势资本创始人汤旭东:做专业化的“小而精”天使投资
专访创势资本创始人汤旭东:做专业化的“小而精”天使投资
“早期投资经历了一场大的洗牌,谨慎投资,不要贪多,更不要贪大。”进入投资领域20余年的创势资本董事长汤旭东谈到自己的投资心得。 [详细]
【希鸥专访】创客总部李建军:未来十年的创业密码就是把握消费升级和科技创新大趋势
【希鸥专访】创客总部李建军:未来十年的创业密码就是把握消费升级和科技创新大趋势
学习能力强、学习型组织的创业团队是投资机构愿意投资的团队,学习能力是打开个人天花板的唯一渠道,一个人的格局是可以不断进步的,这个钥匙就是学习,读书、参加活动、与比自己优秀的人交流学习都是很好的学习方式。... [详细]
做了两个月区块链媒体,我去了8个国家,环球旅行的梦想轻松实现
做了两个月区块链媒体,我去了8个国家,环球旅行的梦想轻松实现
我突然意识到,似乎这个游戏里根本没有输家。 互联网把人变成鬼,区块链把鬼变成人。 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大床房,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遥望远处的落日余晖,狮城美的不真实。我是昨日晚上从北京飞到这里的,白天参... [详细]
【希鸥网深度】生活是创业的敌人
【希鸥网深度】生活是创业的敌人
生活是创业的敌人,对于生活,我只有抱歉。创业是生活的敌人,我只好舍弃生活。 [详细]
滴滴顺风车全国下线,总经理及客服副总被免职,5000亿估值受拷问
滴滴顺风车全国下线,总经理及客服副总被免职,5000亿估值受拷问
新华时评指出,滴滴出行公布了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然而,当悲剧重复上演,监管部门不能仅寄希望于企业自身整改,而应该引起高度重视,采取切实有效监管措施堵住漏洞。... [详细]